從一本書到一類書——深閱讀這樣做
原創 , 圖片4
2019-7-20 19:09

      前幾天,一位媽媽和我聊了好久,我暫且稱她為大C吧。她是一位英語老師,從小給娃英語啟蒙,狠抓英語,每天放學做完作業后,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學英語。10歲的娃英語相當牛,看英文小說、聽英語新聞,詞匯量13000左右,也早早過了FCE。但是,現在令她焦慮的是,娃的中文越來越弱勢,語文老師找到大C,說孩子的語言表達能力比同學差很多,漢語明顯滯后,寫作文更是一塌糊涂,而且影響到了其他學科,比如說對數學應用題的理解,對科學題和歷史題的理解,孩子的中文課外閱讀根本就無法展開。大C焦慮至失眠,她覺得自己的教育路線走偏了,太極端了,沒有均衡發展。

      在育兒過程中,千萬不能出現“戰略性”失誤,要定準位、找對路。毫不夸張地說,犯了戰略性失誤,要想糾正過來,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大C現在開始抓孩子的語文,但是天天雞飛狗跳、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聊聊母語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早在1951年就對母語提出比較確定的一種定義:“母語是指一個人自幼習得的語言,通常是其思維與交流的自然工具。”這個定義,概括了母語的基本特點。就功用而言,母語是內部語用(思維)與外部語用(輸入與輸出、接受與表達)的最常見工具;就來源而言,母語是自幼習得而非單一化“學得”。


      它是一個民族的精神乳汁,滋養著該民族新人的成長和壯大,而不僅僅是給學習者提供信息和知識的認知符號。母語充滿了情感的魅力,是最溫馨、感人至深、安棲心靈的“家園”,是最蘊含精神營養、最能促進心智健康生長的“母乳”,是孕育靈魂、喚醒思想的唯一“搖籃”。正如德國語言學家洪堡特所闡述的那樣:“民族的語言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民族的語言。”天賦情感和精神特色的母語,對民族的成長與深遠發展具有不可替代的決定性作用。


      而且,正是因為母語這一超越單純認知元素和技術層面的情感特質,賦予青少年個體對自己民族深切的認同感、歸屬感和自豪感。人的一生可以遠走他鄉、漂泊天涯,但是心靈最后總是寄寓在母語所構建的精神家園中,所謂“葉落歸根”的“根”,其實就是鄉音俗語所構建的一種熟悉而親切的“母語文化”。思想可以向世界開放,情感總是在熟悉的鄉音中獲得親切感和滿足,尤其是由母語所承載的民族生活方式、文化傳統,催生了對民族文化和民族存在價值的自信心。這樣,母語成為一代又一代民族新人們悠遠生長與發展的“精神臍帶”。因此,一個失去了母語的年輕人,就是失去了存在和發展的基本資質,失去了“根”。


談談閱讀


      語文的學習,要從閱讀抓起。閱讀是語文學習的核心,不懂閱讀、不會閱讀、不知閱讀,語文的學習只在信息獲取層面,損失就太大了。語文真正錘煉的是思維。如何進行深度閱讀呢?今天先介紹一個方法:從一本書到一類書——比較閱讀。


      比較閱讀就是指把內容或形式相近的或相對的兩篇文章或一組文章放在一起,對比著進行閱讀。在閱讀過程中將其有關內容不斷進行比較、對照和鑒別,這樣既可以開拓思維,活躍思想,使認識更加充分、深刻,又可以看到差別,把握特點,鍛煉總結歸納、分析提煉能力。


      在培養娃的閱讀習慣和閱讀能力的過程中,我注重的是“變碎片閱讀為系統閱讀;變淺層閱讀為深層閱讀;融合單篇文本閱讀和整本書閱讀;融合個體閱讀思考和群體活動交流;立足兒童文學,觸摸經典文學。


      比較閱讀的第一層次,是引導娃有步驟地比較同一本文內部的相關因素或不同文本的相關性;第二層次是娃能主動發現文本內部的相關因素或文本之間的相關性,主動運用比較閱讀的策略進行深層次閱讀。這兩個層次,均強調娃的發散思維即創造性思維。同時,也注重培養娃辯證地認識事物的思維方式。從這個角度說,閱讀必須多一些邏輯的力量、理性的光輝,因為“理性決定深度”。


      不管是記敘類、抒情類,還是議論性,閱讀的過程都應該還原閱讀本質,經歷“求真—向善—審美”的過程。比較閱讀,便于讀出深刻性,讀出區別,讀出個性或共性(找共性,也是為了更好地認識個性),讀出“是什么”,這是“求真”。通過比較閱讀,讀出不同作品主旨中閃光的部分,讀出其思想價值、道德取向,讀出作者對于世界的認識,對于人生的態度,對于理想的追求,對于高潔人格的贊美和堅守等等,這是“向善”。在此基礎上,再通過比較閱讀,賞析作品的語言之美、結構之美、形象之美、思想之美、整體之美,可以達到“審美”的境界。


具體操作


      比較閱讀,從學習原理上說,包括知識、能力的認同、遷移與重構。借鑒奧蘇泊爾“有意義學習”的類型“下位學習、上位學習和并列結合學習”理論,在部分適宜文本的比較閱讀中,根據新知識點處于原知識點的上位、下位還是同位的情況,可將“比較”分為上位比較、下位比較和平行比較。比較點和比較目的如下表:


      一、不同作者的詩詞比較


      例如《望岳》與《行路難》名句的比較:


      《望岳》:“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行路難》:“長風破浪會有會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這兩組詩句,可作為平行比較來處理,主要比較同中之異。娃不難看出其“同”:都寫出了詩人宏偉的濟世志向;都借用景物來表達,一個要“凌絕頂”,一個要“濟滄海”。但是,這“同”中有沒有“異”呢?


      首先是意象不同。前者是山,后者是水。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青年杜甫科舉失意之后,并沒有一蹶不振。面對巍峨的泰山,他堅信自己一定能夠登臨“絕頂”,實現人生抱負,“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到那時,定然“一覽眾山小”。《行路難》寫的是水,而且是“滄海”。李白在被賜金放還后,堅信自己依然有實現政治理想的機會,“忽復乘舟夢日邊”,屆時必將“乘長風破萬里浪”。


      其次是作者狀態不同。《望岳》的抒情主人公是青年才俊,是對未來充滿信心的求索者;而《行路難》的抒情主人公,則是一位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苦悶彷徨而又不失自信的自負的詩人。


      在對“異”作了充分的比較之后,再找其“同”,便可翻進一層:雖然都遭受了挫折,可是都對未來充滿了自信,堅信理想一定會實現。從這一點看,都帶有盛唐的自信。經過比較,學生對于杜甫、李白的認識就不再是一個空洞的符號,而是具體到了作品之中。


      二、同一作者的詩詞比較


      如果按照時間順序,把杜甫的一生簡單地劃分為青年時期、中年時期和老年時期,那么《望岳》《春望》和《登岳陽樓》三首詩,就恰好能夠表現出詩人的青年之志、中年之憂和老年之慨。可以將這三首詩放到一塊兒,進行比較閱讀,比較寫作背景、詩人狀態、表達情感、用詞潛句等等,娃就能夠更清楚地了解杜甫的坎坷的一生,進而了解杜甫積極入世的儒家思想和憂國憂民、以家國為重的高尚情懷,并透過個人的經歷,窺視時代的風云變幻給一代知識分子帶來的深遠影響(書面用語,實際操作過程中不用給娃講的這么高大尚,語言樸實接地氣孩子能理解就好)。


      三、故事小說類比較
 

      選取孩子愛看的故事類文本,比如:


      可惡的盜賊總是擾亂我們的生活,給我們帶來損失甚至給社會造成災難。這樣的盜賊,我們都恨不得將其關入監牢。可是,關入監牢之后還會發生怎樣的麻煩呢?如何對待盜賊才能使整個社會的損失降至最低呢?是不是所有的偷盜行為都要堅決抵制呢?善惡該又如何區分呢?來看下“盜賊”主題書單,圍繞上述問題展開閱讀和比較,肯定可以給娃啟發。


      1.《大盜賊》系列 (【德國】奧得弗雷德·普魯士勒 著,程偉譯)


      2.電影《偷自行車的人》 (【意大利】維托里奧·德·西卡導演,朗培爾托·馬齊奧拉尼,恩佐·斯泰奧拉主演)


      3.《豆蔻鎮的居民和強盜》 (【挪威】托比揚·埃格納著,葉君健譯)


      4.《毛毛——時間竊賊和一個小女孩的不可思議的故事》(【德國】米切爾·恩德著,李士勛譯)


      5.《埃米爾擒賊記》  (【德國】埃里希?凱斯特納著,華宗德  錢  杰譯)


      6.《水滸傳》(明-施耐庵著,人民文學出版社)


      聞一多說過:“一切的價值都在比較上看出來。”有比較,才會有思維的深度,認識的深刻;有比較,才會有個性的彰顯,規律的總結。掌握了這個方法,要活學活用,不是所有的作品都要進行比較,也不是所有的閱讀都要圍繞比較展開,只有理解透徹,才能明白怎么做。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總是有人問這樣一個問題:為啥我娃看了那么多書,語文成績不見好?作文水平不見高?表達能力不見強?那是因為沒有找對路徑,沒有認清語(yue)文(du),到底在學(du)什么?到底該怎么做(du)?思維、思維、思維!明白了這些,在具體育兒過程中有的放矢,緊緊圍繞這個目標去錘煉,您和孩子就等著收獲吧。


      以上僅為個人觀點,如有不同意見,一切以你為準,莫辯,浪費時間。

培養閱讀理解力
回應8 收藏229 舉報
2月前
可惜大家現在依然都在雞英文,雞英文的帖子都比中文火。
2月前
感謝,學習了
2月前
中文一樣重要??????
2月前
看了帖子好安慰,我們幼兒園大量時間用在母語上了
2月前
目前體制內的娃還是得語文得天下,不能偏科!
1月前
其實10歲這個英文水平算正常水平
20天前
這個帖子寫的真好。像大C家這樣劍走偏鋒的畢竟少數
20天前
這類比較的參考太少了 完全靠家長 對家長的文學素養要求太高了
發布
足彩胜负彩玩法规则